___YunnnnL

下笔如无神
微博同名,不来找我一起玩吗
⁄(⁄⁄•⁄ω⁄•⁄⁄)⁄我可好勾搭了

【pwp练手】你×建军儿

被lof屏蔽磨平棱角的我

如果还不行

我就

放弃

直接发群里

【扫街组】听说绍兴有位说书先生


※※※写在前面很重要一定要看※※※

1.第一次写扫街,把握不好度,要是看的不舒心请多包涵🙏

2.历史渣没救了别救我了

3.剧情bug多到我害怕被打,ballball诸位就当个故事看了,我脑洞极其匮乏能想出来个故事就很优秀了🙏

※4.剧情真的很牵强!为了引出个故事我真是拼了老命尤嫌不够!(╯°Д°)╯︵┻━┻希望大家多包涵剧情,体会一下扫街的感情(你写成这acd样上哪体会感情?!)

我一个大写加粗的OOC扣自己脸上都不够!!!故事的格局还是定的太大,又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写,只能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很多想写的情节没写出来,一篇文不能填的太满,要是勤快以后再写几篇💕

5.因为是个说书人,所以部分段落人物没用全名,永兴公司就是永鑫公司,三儿就是洪三,其他的诸位明白👌

6.第一次为扫街组贡献腿肉,还是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巨型OOC现在撤离真的来得及。

谢谢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希望留下评论,谢谢您嘞💓

一 .

上次讲到哪了?

讲到那三儿被枪毙了!

哦。那该讲讲接下来的事了。

先生,其他人后来怎么样了?

其他人?嗨,各奔了东西呗。

那,公司的那几位呢?

        说书的先生一身墨色长衫,喝了口茶,是上好的碧螺春,但离着当年永鑫里的茶还差了点火候,那时候的永鑫,吃穿用度都是顶尖的好。

        折扇一收,撩了袍摆,翘起二郎腿,轻轻抚着扇柄,视线缓缓上移,穿过人群,越过门楣,望向对面卖醉虾的铺子,停驻了片刻,又不动声色的低头玩弄扇子。

      “那就讲讲,”
      “那几位的故事吧。”

       二 .

       浙江绍兴不知何时来了一位说书先生。

       许是来了二三十年了,一直住这。

       年近六十,鬓边生了些许白发,眼角的细纹诉说着年岁,总是穿着一身墨色长衫,手持一把折扇,坐于茶馆的厅堂之上,不讲前朝往事,也不讲玄奇妙事,单单讲纭乱纷扰的上海。

       1921年的上海。

       没人知道他是谁,从何来,向何去,只有一身淡雅的气质,昭示着他往日的不凡。

        三 .

        右眼的伤其实并不碍事,看似严重,其实幸运得很,擦破了眼皮,涂点药,养几日就好了。

        只是从今以后看东西就有些模糊了。
 
        师爷倒不甚在意,又不是看不见了。

        倒是张大帅咋咋呼呼怒气冲天,吆喝着要去宰了三儿,听说被枪毙了后,才把这火堪堪压了下来。

      “大帅,您消消火,俊林这不是没事吗。”

      “什么叫没事!非要等死了才叫有事吗?!侬晓得吗,这子弹要是偏了一寸,这蒙在眼睛上的白布,就要盖在侬整个身上了!”
 
         师爷自觉理亏,又有点委屈,这伤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的啊。

         陆先生适时的解了围:“二哥啊,你消消火气,这都好几天了,你天天发这么大的火,侬不累,师爷还累了呢。”

         是累,心累。

         陆先生又借着码头的活计,叫师爷去看看,才暂时让诸位的耳朵清静清静。

         张大帅还直担心:“不用再休息几天啦?”

         这都快一个月了二哥!公司的活不能老让我一个人干啊!

        四 .

        日本人来势汹汹,哪怕是势力遍布上海滩的永兴公司也难逃被控制的命运。

        张大帅自认不是个有爱国情怀的人,想立足,想让别人怕你,就要站对队。

        张大帅投了日本人,又不想直接跟坚决抗日的大哥三弟闹翻脸,只能明面上统一战线,暗地里帮着日本人运输货物。
 
        其实师爷无所谓站队,心里虽然不太乐意投了敌,只是大帅站了这队,他就得义无反顾的跟。

        张大帅打架行,脑子转弯有点慢,必须得跟着个师爷。

        可霍老板和陆先生是什么样的人?三大亨的名声从来不是凭空掉下来的,脑子转的灵光,张大帅这事,迟早要被翻到明面上来。

        几次劝告,软硬兼施,张大帅就是不听,还笑他们是一根筋的执拗,不懂得审时度势,劝他们早日投了日本人,还能享享福。

        霍老板没了耐性,想杀一儆百,可到底是闯过生死刀刃的二弟,怎么下得了手?

    “昱晟。”

    “大哥?”

    “请师爷喝顿酒吧。”
  
    “……”

    “晓得。”

        五 .

        天越来越阴了,黑云重的好像是要压下来一半,已经有豆大的雨滴滴落,路上行人匆匆,只顾着往躲雨的屋檐下跑,没人会关注街边小巷。

        许是上海太乱,连酒席,都是雨水混着血珠子。

        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哪怕是曾经位列十三太保,面对这么一群拿刀的群狼,也逐渐力不从心。

        师爷身上已经有好几处见血,刀刀都是朝着命来的,此时正歪斜着靠在墙上,堪堪抵挡刺过来的利刃。

        本是去赴宴的,没想到半路中了招。

        赴的是陆先生的宴。

        陆先生给他的信上说:邀他一聚,共商国家大事,莫要告知张大帅,莫要引人注意,恐其生疑。

        没成想酒席没吃上,国家大事没谈上,先交代在了这里。

        细一琢磨,再瞧瞧围住自己的这几位,师爷心里便有了数。

        面生,根浅。

        俊林,晓得了。

 
        回来汇报的门生说,师爷最后不抵抗也不躲了,夹杂着雨水说了些什么,也听不清楚,大概是“挡了条命”什么的。

        陆先生挥了挥手叫人下去,转头看向霍老板,嘴唇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又垂了眼,叹了口气。

        雨下的更大。

        六 .

       “各位客官,今天是在下最后一日在这说书了,明日我就走了,多谢这几日各位的抬爱,告辞了。”

        说书先生一抱拳,不待大家反应,径直下了台子,往门口走。

        刚要出门口,衣角却被拉住,回头一看,是个小孩。

        温润的笑笑,问道:“怎么了?”

        小孩怯生生的问:“先生,那个张大帅,是不是喜欢师爷啊?”

        说书先生一愣,本来上挑的眼角又耷拉下来,轻轻摸了摸小孩的头,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小孩却不回答,又问道:“那师爷死了以后,张大帅什么反应?”

        说书先生作势抬头想了想,折扇在肩上轻轻拍打几下,复低头笑笑,说道:“不知道。”

        看着小孩失望的耷拉下头,说书先生安慰似的拍了拍小孩的头转身出了茶馆,朝对面卖醉虾的铺子走去。

       “老板,来份醉虾。”

       “我也来份醉虾!”

        说书先生听了这声音,一挑眉,“哗”的一声展开纸扇。

      “老板,我不要了。”扭头就走。

      “哎,俊,俊林!”

        那道声音的主人一头灰白,一见俊林走了,提着长衫怕被水沾了,腾出一只手来朝他走的方向招了招,拔腿就要追。

      “先生,这醉虾…”

      “不要了不要了!”

        水乡的小路错综复杂,夏俊林左拐右拐就绕的张万霖头晕眼花,却偏偏在拐角处稍作停留,只叫张万霖瞧见一片衣角,再匆匆追赶。

        啧,怎么跟遛狗似的(╯°Д°)╯

        心里忿忿,但还是得认命的追。

        其实张万霖一点也不憋屈,权当与师爷久别重逢的打情骂俏了。

        最后在一个院子门口停下了。
   
        夏俊林慢慢转过身,看着站在原地无措的张万霖,摇了摇扇子,好整以暇的开口道:“大帅跟着我做什么?”

         啊,难得看到这么局促的大帅啊。

         蛮有趣的。
  
         但张万霖没脸没皮惯了,轻咳了一声就笑着答道:“当然是来找侬啊,侬当时也没打声招呼就走,害得我找了好久,累死老子了。”

       “那大帅来了,准备住哪啊?”

        这问题突如其来,实是没什么水准,但张万霖知道,这是师爷给他的台阶。

        他就知道,他的俊林跟以前一样,永远让自己风风光光的,不丢了面子。

         这就助长了张万霖的不要脸风气。

       “哦呦,侬看看,师爷就是心细。我刚来绍兴就来找侬了,也没找地方住,当然是住侬这了。”

        夏俊林也不说话,垂眼看着地面,是青石板的,凉意沁人。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张万霖瞧着夏俊林半天不做声,摸不透师爷的心思,只能暗骂自己操之过急,几十年未见,总该循序渐进。

       “咳,俊林啊,要是侬不方便,我就先去找地方住吧,啊。”

        又踌躇了一会,夏俊林还是没有反应,一身墨色与渐暗的天色融合,像是要隐没在小巷的幽深中。

         张万霖转了转手上的扳指,咬咬牙,扭头就要走。

        “大帅。”

        “是去买醉虾吗?”

        “多买点,我还没吃晚饭呢。”

  

        七 .
 
        俊林啊,侬当时是怎么想的!明明没死为什么要说是死了?!侬知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侬死了!要不是后来打听到当年的一个知情人,我还不知道侬竟然还活着!

        大帅这不是知道了吗。

        侬知道我当时有多着急吗!

        正好,今天还有个孩子问我,张大帅知道师爷死了后,是什么反应。

        大帅,什么反应啊?

        能…能有什么反应!
 
        怕不是暗喜躲过了一劫吧?
  
        胡说八道!

        只是大帅这么爱吃绍兴醉虾,几十年了居然不来绍兴吃最地道的醉虾,害得俊林在这等了这么久。

……
 
        俊林,幸亏侬没事。

        八 .

        大帅啊,要是我死了,再多安几个罪名,就让他们把错都推给我。

        不保您能流芳百年,总归是不能遗臭万年吧。

        我的万霖,总要风风光光的啊。

END

emmmm

谢谢你看完

我爱你们💓

记个脑洞

    –年轻的灵魂少不经事,谨慎而莽撞,想去品尝不能触碰的禁果,又怯于撞破那一层隔膜的难堪。

   – 怎么办呢?

   – 年轻人做了一个冒险又保险的决定。

   – 如果,把他藏起来,藏在自己身边,他就不会离开自己了吧。



(果然还是囚禁梗最带感了
就是那种关在房间里
任他哭着喊着要出去
还是要被自己压在身下哭的喘不上气

考完试就写
运气好下个周自招过了就开始写
运气不好两个月后中考再见😐

关于破百fo

???我为什么会破百fo哇!!!

超棒der!!!

我爱你们!!!

超爱你们!!

但我超级对不起你们…

我根本就没空写文…

一百天中考倒计时,希望自己能腾出空写一点

我爱你们!!!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的支持

很抱歉占了tag,因为一直在写双关,所以还是希望喜欢看我文的人能看到这一条感谢表白

没想到自己的小破车还能有这么多人喜欢

爱你们💓

【H】无证驾驶(二)


情人节快乐

抱歉拖了这么久的文,前段时间期末考,又连着上了16天的辅导班,从早到晚只能找空挤出点东西,昨天结课把这篇写完了www

正好情人节发出来虽然跟情人节也没什么关系【心虚】

※年下年下年下

※春‖药尾巴跳‖蛋play

※※※ooc非常严重了

希望你们还能看的下去这糟糕的小学生文笔

小破车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希望大家给我点建议,留在评论里

爱你们比哈特

※链走评

没有电脑想看前文的可以翻我主页
麻烦了🙏

加上这篇一共三篇

就是我啊啊啊啊!!!诸位给我个小心心我就开心到不行,给我个评论我就直接升天!!!如果有大大看了给我小心心小手手甚至评论,直接世间无我!!!

亡: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双关】旅行青蛙


【双关】旅行青蛙

嗨嗨嗨最近旅行青蛙中毒

年下吧虽然看不大出来

没什么情节

就是不想写h了…

OOC非常严重请慎入!!!

——————————————————

关宏宇最近被一款游戏刷爆了朋友圈。

小姑娘们似乎刚投入四个野男人的怀抱,紧接着又捧着一只死鱼眼爱旅行读书吃饭睡觉的小青蛙对自家老公说:

“老公你看,这是咱鹅子!”

???

关宏宇真的不想知道这小青蛙到底有什么魅力,但是求知欲最终仍然战胜了一切。

好的。

旅行青蛙。

怀揣着对少女们母性泛滥的鄙夷,关宏宇打开了APP。

一入眼就是小清新的风格,花坛旁边有个水池,周围有各种植物,右边有个石头房子,旁边还有个邮箱。

接着就是室内,日系的摆设和昏黄的灯光,温馨的小屋叫关宏宇不禁心里暖暖的。

一只小青蛙正摆着个死鱼眼盯着他看。

【给你的青蛙取个名字吧!】

关宏宇看不懂日文,心里估摸着是取名,然后又犯了难。

起个啥?

娃儿?崽儿?二狗?

啥啥啥???

关宏宇盯着小青蛙看了会,越看越眼熟,这死鱼眼,这冰块脸,这浑身散发着的生人勿近气场…

非常明显了。

【关宏峰】

跟着看不懂的日文新手教程操作了一遍,又上网查了翻译攻略,关宏宇总算对这个游戏有了大略的认识。

氪金游戏嘛。

我才不会为了个游戏花钱。

关宏宇想。

【支付成功】

看着左上角多的2800个三叶草,关宏宇心满意足的给自己的小青蛙买了幸运铃。

为了关宏峰,一切都是值得的。

关宏峰回家的时候,关宏宇正盯着手机屏幕,脸上一副姨母笑。

啧。

四十岁糙汉散发出的母性的光辉。

不是,是爱情,爱情的光辉。

关宏宇第256次向关宏峰推荐这款游戏。

“哥,你玩玩看吧,这青蛙特别可爱!”

“不玩。”

“哥,你试试吧,真的,你还可以给它取名字,给它买吃的用的,它就出去旅行,给你寄明信片,他还会读书,读的太晚了还打瞌睡,就跟你似的…”

“那你取的什么名字?”

问的猝不及防,关宏宇一愣,嘴一快:

“啊?关宏峰啊。”

哦。

“哥哥哥哥哥哥我不是我就随便起的你看看它跟你长得可像了是吧??”

“跟你也挺像的。”

十一

“哥,你养只吧,就叫关宏宇,这样咱俩见不着的时候就看看青蛙,就当是看彼此了!”

十二

幼稚。

关宏峰想。

正看着屏幕上死鱼眼青蛙的关宏峰想。

十三

【关宏宇出去旅行了!】

【关宏宇给你寄回了明信片!】

【关宏宇回来了!】

十四

“哥,你最近怎么都不太理我了…”

“哥,我想你了。”

关宏宇对着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关宏峰说。

“咱俩天天见面你还想我?”

“别说天天见面了,你就是上个厕所我看不见的功夫我都想你啊!”

“再说了,我是想…”

十五

打住,我不想写小黄文。

十六

关宏峰轻轻勾起一边嘴角,又迅速抿起。

“是吗,可你不在这吃饭呢吗?”

关宏宇一头雾水。

“喏。”

关宏峰把手机屏幕举到关宏宇面前。

一只青蛙正在大口大口的吃饭。

十七

关宏宇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去。

表情十分微妙。

十八

然后关宏宇一把夺过他哥的手机,往沙发角上一扔,恶狠狠的把关宏峰推倒在沙发上。

“嘶,轻点,磕着我头了。”

十九

对不起我不想描写这个过程…

二十

从沙发转移到床上并进行了一场不可描述的活动后。

关宏宇搂着他哥的脖子,把脸埋在关宏峰的颈窝里,过一会才闷闷的说道:

“我一会就把你那个游戏给删了。”

“你连个青蛙的醋都吃?”

“你就是故意的!”

“我不管,反正你不准再养青蛙了!”

关宏峰抬手摸了摸他弟头顶的发旋,轻轻笑了笑。

“养你都费劲,我养什么青蛙。”

二十一

被遗忘在沙发角落的手机依旧亮着。

大口吃饭的小青蛙已经不在原地。

【关宏宇出去旅行了!】

————————————————————

这篇可以说很OOC了,没写出我想要的感觉…对不住大家了【比心】

希望大家有什么建议在评论区提出来www
谢谢谢谢比心💓

【H】点梗 占tag致歉


因为我想写长篇囚禁h嘛…
所以如果不嫌弃我连小学生还不如的文笔
大家可以推荐给我一些梗…

我是打算下一篇写【下‖药】的…
诸位有什么想看的可以评论一下👇

谢谢大家啦www

【emmmm因为下个周期末,我还没复习完😐
    所以这个周没有更新
    很对不起大家了🙏
    等我周五考完试就开始写

【H】无证驾驶(一)

嗨,好久不见的我又回来啦!

这次是有肉的

人物ooc非常严重

小学生文笔!!!

希望大家能在人物性格上给一些建议【感谢】

※※年下年下年下

为了h而h

情感和细节描写很少而且很不到位

还有一些凑字数的心理描写什么的写的不好…

有灌‖肠情节请慎入

前文戳我【无H】但有情节

本次正文链走评

希望大家喜欢,能够给我一些人物描写意见!

比哈特谢谢大家www

【H】练手小长篇

※这一篇没有肉是很长很长的铺垫因为我想写个h长篇来着…
※第一次上路还无证驾驶
※为了h而h
※感情戏不细腻而且很少
※重点是h
※※ooc非常严重求你们别在意!
※※设定是在弟弟发现哥哥陷害之后
※※算是个惩罚+囚禁play
※※年下年下年下
※※有灌‖肠、道‖具情节                                               
我真的是第一次写h并且是第一次写双关还是第一次用老福特写文,想用来练练手人物ooc很严重我把握不太好对不住大家!                         总之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小小的支持一下,能在评论区给我一些建议,真的不胜感激🙏               【链接走评我也不太会弄希望有人教教我怎么在正文里放链】                                                【还有为什么手机老福特换不了行】                 【这一篇真的没有肉】